20120326 AM730專欄 吹脹80後

最近媽媽嚷著叫我快點放專欄在這裡,因為她在家不懂上網,只懂用iPad上這個唯一的網看我的文字。

好的,這裡就是我和媽媽的天地好了。

先補放最近幾回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20302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

人生的空白

去年7月,我離開工作了六年的電台後,其實也不是立刻就去搞《黑紙》的。我立即去做的,是和全家人去了一趟日本旅行。

我的人生很少遺憾,但最少有二。其一是我悔恨自己在大學時過得太平凡,沒有把握時機去幹更多瘋狂事;其二是我悔恨自己大學時太把握時機,太瘋狂了,所以我從Year 2的暑假開始,已經自己去找實習;在大學畢業的第一天,還經已進了電台。所以我最近過的暑假,已經是19歲的那年那天了。

眨一眨眼,去年我28歲。人生有一個空檔,我就讓自己閒著過。這是個四個月的空白。期間,我跟家人去了日本旅行;我跟奧比斯去了廣西探訪;我在書展時推出了三本書;我跟「黑紙」拍攝了幾個MV和廣告,還一直在創作;我帶媽媽去做了雙眼的白內障手術,而且她每次見醫生,我也能同時在場;我讀完最好看的《Steve Jobs》自傳;我一口氣把《One Piece》看到最近的一期,還流了四次眼淚;我看了很多電影、美劇、日劇……見了很多朋友、兄弟、愛人、家人……到了去年11月,「黑紙」正式進駐「富德樓」,我才擁有「正常的上班生活」。

如果我必須要講「人生的空白」有什麼意義,我也實在說不出來,但有時人生,也不需要分分秒秒時時刻刻都充滿意義的。空白的意義,就在於它不含任何意義。我跟拍檔就是在這個念頭之下,空白了兩個月,讓自己也讓讀者休息一下。

請讓我們宣布,我們精心安排——《黑紙》暫別後,今天正式回來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20309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

Business Model

在我們三個唔知醜,仍然叫自己做大男孩的《黑紙》創辦人腦海中,一直只有Angela Baby和Lisa S這些Model,從來不知道什麼叫Business Model。但自從我們搞《黑紙》,就不斷有人問我們是如何生存的?而當我們娓娓道來,他們就會說:「哦,原來你們的Business Model是這樣的。」

由上星期五《黑紙》重發開始,我們已經演變成一間五人全職,四十多人兼職的小公司。有人由賣一蚊的第一期開始問我們:「你們怎能生存呀?」到上星期我們減價一蚊,決定全免費派發,仍然有人問我們:「你們怎能生存呀?」我不敢說我們不會倒下,其實我們是很脆弱的,但起碼這個星期你仍然可以去全線7-11拿取以萬計的免費《黑紙》,我們還在香港一呼一吸的生存下去。

我們怎能不死?事實上,《黑紙》是個永遠活在病床上的小孩。洛陽紙貴,香港紙更貴,印刷也貴,發行都貴,上架亦貴,最後只有人工不貴,因為我們連人工也出不了,還如何分貴與不貴?我們的真正養份,是來自我們遇上的廣告客戶,他們有的會替《黑紙》買廣告位,有的不會,但他們因此而認識了我們,最後就找上我們拍廣告片、搞創作、搞活動……這一邊的廣告生意就讓我們活到今天,也得以能讓大家出糧,這就是別人口中的「哦,原來你們的Business Model是這樣的。」

用自己的生存方法,來支撐我們原本想做的事情,這是我們何解不討厭廣告的原因,因為這是互利的。我也希望大家明白我們,我們的Business Model其實好簡單——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不是世界需要的事情,因為只要你衷心喜歡,那就是世界需要的一部份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20316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

我的江湖朋友

我覺得任何人也總會認識幾個江湖朋友吧,除非你還在讀幼稚園,或者你只是在說大話。我讀小學時,已經有同學跟我說他的親兄是黑社會。而既然他的大佬是個大佬,論輩份他已經是小學中的江湖人士。當時幸好我還在沉迷龍珠萬變咭,不然一定被他拉攏了進黑社會,負責「睇」樓下公園的長滑梯。

當我還在讀中學時,雖然我就讀的學校是屯門的Band 1,但鄭伊健和謝霆峰兩個黑社會的形象大使的確是「做到嘢」,還是有一兩個同級同學受不住引誘加入了社團,還大膽得上學時穿著YORK褲!還要配上黃線邊Dr. Martens(但黃線已經用黑色Marker油黑了)!幸虧我當時開始沉迷女色,一心不能六用(已經一心同時愛著五位女同學),否則我敢肯定自己一定能當上一頭稱職的跟尾狗。

那時的我,看見那些有社團背景的同學,總是能跟一群穿著特短裙的女同學在一起,感到非常嫉忌。我跟自己說:「他們現在風光,但將來一定會很坎坷!」因為爸爸告訴過我,入黑社會是沒有前途的。中四那時,學校把那些成績也不會好的江湖同學都淘汰掉。

一過就是十多年,去年我竟然跟其中一位江湖同學相遇了,還一起吃了個晚飯。他告訴我,當年中四離開學校後,他就紋了身,正式加入了社團(什麼?原來讀書時沒有的嗎?),然後搞了一大輪古靈精怪後,現在已經再無參與任何江湖活動。今天的他,在元朗開了一間建築工程公司和一間壽司店,已經是個完完全全的正經人士。最後他還順道用車載我去附近的西鐵站,方便我坐西鐵回家。而我在跟他道別後,心裡沉重的思考著:「我要不要告訴爸爸,現在入大學也一樣沒有前途,但入黑社會也不一定會坎坷啊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20323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

受罰

我從前在電台曾經收過投訴,投訴內容包括:我偏幫一個被網民起底的男生,替他說話、我在節目中說「全香港人都應該平反六四」……當我知道自己因此被投訴後,我不以為然,繼續替那男生說話,繼續說「全香港人都應該平反六四」。原因非常簡單——投訴不一定合理的吧?

你知道有個比自己有智慧的上司是多幸福的事?比我有智慧得多的電台總監跟我說:「那些投訴你就當沒收過,我會替你處理掉。」我曾經聽說其他電台的監製,只要一接投訴就給壓力主持人:「小心說話呀,接投訴就麻煩啦。」無論那些投訴有沒有道理。讓一個比自己沒能力的人管理自己,是人生的痛苦。

我也聽說有人在港鐵賣廣告,只要那份稿有丁點「高深」,例如在廣告內沒說清楚要賣的是什麼產品(你一定覺得很奇怪了,為何廣告沒說清要賣什麼?因為那可能只是一個Teaser,先求惹人注目),港鐵會笨得強迫客戶必須在廣告角落加「廣告」兩個字,原因是怕被投訴!我很想反問:「如果那個在廣告版內出現的不是廣告,途人會以為那是『食物』嗎?」

大眾之所以是大眾,是因為當中包含了最聰明的,一般聰明的,普通的,一般笨的,和最笨的……只是萬萬想不到,原來法庭也可能不是最聰明的。法律學者說那個替補機制有違法律,沒有人因此被拉去坐牢,但對抗的社運人士卻被判囚了。

《黑紙》有句黑句:「受罰,多數因為你做錯事,或者做了很對的事。」笨的投訴可以不理,笨的港鐵可以用笨的方法應對,但法庭的判決不能不理,可是你永遠知道自己做對了還是做錯了。做由衷的事,不是用後果來定論。就像你愛一個人,不會因為她不愛你,你就覺得自己是錯。我們知道,他們都愛香港,只是法官不愛他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am730, 散文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3 Responses to 20120326 AM730專欄 吹脹80後

  1. ann 說道:

    我也好像是昨天的晚上零辰時份,突然間想起我已經很久沒有在踏正一點時預備聽收音機了… 對的,我早了睡了,多謝晒^++++^
    陳強,人生是很短暫的,短得有時連回頭看都沒有時間….
    還有黑紙的cover沒有之前的美… 我是說真話的… 而且把文字大大隻貼在人家面上正中央… 很有種不祥的感覺…

  2. Puichi 說道:

    之前星期五搵極am730都搵唔到你個專欄,
    仲以為你冇再寫,
    等五月考完DSE先一口氣睇返晒>_<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