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1204 今天早上,我躺在床上回憶起兩年前的《黑紙》

今天早上,我躺在床上回憶起兩年前的《黑紙》。

兩年前,我們手上只有一張黑色的紙;
兩年前,我們沒有想過《黑紙》會有自己的辦公室;
兩年前,我們沒有想過《黑紙》能養活兩個全職員工再加兩個兼職員工;
兩年前,我們沒有想過《黑紙》訪問Eason時,他會跟我們說:「現在我都不太看雜誌,但還會主動畀錢買的是《黑紙》。」;
兩年前,我們沒有想過《黑紙》能活足足兩年,而且看起還有很多個兩年;
兩年前,我們沒有想過《黑紙》不只搞出版,還可以製造其他創意,也可以是「黑紙」……

最近有位內地記者訪問我們,問「黑紙」對我們來說,最大意義是什麼?對別人來說,那當然是一個有內容的品牌,但很個人的說,如果沒有「黑紙」,我想我們仍然在原本的公司打拼,因為商台和天比高都是那種「進了去就很難抽身離開」的機構;但因為「黑紙」,我們能夠放心離開,還覺得這就是下一間「進了去就很難抽身離開」的公司。

我在想兩年後的自己,會否像今天的我一樣,同樣驚嘆「黑紙」驚人的變化?還是驚嘆的,已經不只我一人?希望你給我們見證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黑紙, 散文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20111204 今天早上,我躺在床上回憶起兩年前的《黑紙》

  1. smilysmily2011 說道:

    今天去了〔第三屆九龍城書節〕,讓我回想起去年那講座第一次接觸「黑紙三子」(雖然只止於遙望)的感覺....如果生命容許,未來的日子....我希望可以見證著「黑紙」由一張紙,衍變成有形有實的社會良心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