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0819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 Oh! Camp

20110819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

Oh! Camp

這篇東西,原先我上星期想寫,因為之前跟幾個港大學生吃飯,談起了大學的O Camp。我現在才寫,令人把這個跟早幾天的新聞扯上關係。其實那個有關中大新生不幸自殺的新聞我沒詳細看,而且也不相信輕生的原因那麼單薄,所以我先說明,這文章和那新聞沒有關係,而且祝福她家人和同學能節哀。

我承認,我也年少無知過;雖然我曾經智破「模特兒公司」的誠邀試鏡(我照鏡時就知道這不可能是真的),但我也參加過大學O Camp。

O Camp是我大學期間的惡夢之一。進大學註冊當天,就有學長們走來跟我說:「來參加吧!不參加的話,開學後就會沒朋友呀。」我沒有相信不相信,但還是被他們好像保險從業員的口吻迫使下參加了。

我參加的O Camp是很文明的,肯定沒有任何色情的內容,但其實,沒有色情就是文明嗎?Camp期間,我玩過一個又一個無謂的獎門人遊戲。其中一個,是要我和組員用剪短了的飲管,一傳一的運送一根橡皮筋。另外,還有一個是要我們不用手只用口,在麵粉中找出寶物,找的時候就會弄得一臉麵粉。最終極的還沒告訴你——這些遊戲其實是一場比賽,但比賽是沒有勝利的,只有落敗的一組需要給懲罰。懲罰是,全組人頭笠絲襪,然後不用手來弄掉它。我們沒有落敗,但我沒忘記當時同學的苦臉。有一些所謂的O Camp,美其名為了讓同學互相了解,其實只是學長們洩慾的工具。不能一概而論,但也是真的。

究竟我們在那裡學到甚麼?當年有位同學在Camp中堅持早睡,最後就給學長們拉出來Happy Corner了。當時的我很無賴,永遠站在不幫忙欺凌也不反對欺凌的「中庸」位置,笑著旁觀事情發生,因為我怕我不跟著拍掌,下個被Happy Corner的就是我——我覺得自己簡直不是人,這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夢魘,卻是很多人後來告訴我的生存法則。多謝O Camp。

 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am730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11 Responses to 20110819 am730 吹脹80後 陳強 Oh! Camp

  1. M.Yan 說道:

    每天上班都遇上這些O Camp的同學在地鐵、在街上不停地跑呀跑,玩什麼定向之類的東西吧﹖ 我都不太清楚。但我在想,一個廿多歲的青春、一個一年只有一次的暑假,是不是要玩著這些沒意義的事情﹖ 為什麼他們不反抗﹖難道不參加就不能讀書嗎﹖ 我不相信不參加O Camp 就沒有朋友,朋友什麼時侯都可以認識,但光陰沒了就沒,回不了頭。我沒讀過大學,我不明白大學生的思考,但我知道時間不是和一群不認識的人在街上跑來跑去的。陳強你是癲青,你明這些自以為癲狂的青年嗎﹖

  2. Mandy 說道:

    其實我覺得Ocamp的重點並不在於玩什麼,而是在一個短時間之內認識一些完全陌生的人. 他們可能有不同的經歷,對事物的看法也有不同, 通過多類型的活動將一個人的形象立體化去認識一個(些)人不是很好嗎? 即使大家的經歷相似, 多認識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一件好事. 聽一個訪問、看一本自傳都只是認識一個人,但從中能夠獲得什麼,都只是因人而異. 但是否代表他們不應存在呢?
    香港社會很多方面都已經缺乏多樣性, 樂壇、日常娛樂、商場店舖、行業等等大家都「有眼睇」. 難道意義、感受、讀大學的目的都要單一化嗎? 是否把所有事情都規範才是一種文明的表現嗎? 若人的行為、思想、感受,在合法的前提下,仍必須眾人相同的話,請給我一個marking scheme吧,但每個人都知道人生是沒有marking scheme的.
    眼見社會只對Ocamp 踩高貴「道德線」的活動放大、批評實在感到無奈. 玩Ocamp可以只是為了開心,但問心,如此簡單的開心真的那麼垂手可得嗎?

    • chankeung 說道:

      認識別人,O Camp肯定不是唯一方法。你這樣說就太單一化了。

      • Mandy 說道:

        可是社會就是正在做剔除選項的行動,要有人保護某一些的選項,我們才有你所說的其他方法. 我們不能恃著還有其他方法就漠視了當前的選項..當事情變成只得單一選項之後才後知後覺,就太遲了…
        認識一個人也不應只透過Ocamp, 但這也只是其中一個方法… 不一定要如此認識一個人, 但我個人經歷來說,一齊生活數天的組員往往比上lecture一星期見面三小時見足一個學期的同學令我覺得更親近…

      • chankeung 說道:

        我覺得你一直放錯了重點。重點不是應不應該有O Camp,而是O Camp應不應該強迫同學玩那些低能遊戲,或者,O Camp應該怎樣搞。

        O Camp當然沒有錯,那只是一個Camp,但為何那麼多人把它形容得那麼恐怖?就是因為搞O Camp的人總是把它變成洩慾工具。

        沒錯,有些人玩低能遊戲很快樂,但很多人根本不喜歡玩;不玩,就給說成「咁唔玩得,咁『摺』,唉,點做大學生呀?」 我就是不喜歡玩,我就是很摺,但我是大學生,不可以嗎?

  3. love 說道:

    不玩O CAMP就不等於沒朋友,我是認同你的說法。但是,O CAMP不能因為其中一個系的無聊遊戲就把O CAMP定為沒有意義,不能學到甚麼,那只是那班籌委沒有想清楚要帶給新生甚麼新的想法。每一所大學每一個學系都有自己一套文化,不能一概而論!很幸運,我的學系不是大家所知道的O CAMP模式,我們同樣有不同蹦蹦跳跳、運送橡皮筋等等你們認為「無聊」遊戲,但,我們會把意義放進遊戲裡,讓新生感受到大學的意義。我們系走的是溫情路線,我們系在離開O CAMP前會帶給新生想一想進大學後要過的是甚麼模式的生活/目標,要認識很多朋友?要專注學業?還是享受大學的氣氛?每一個人的想法不同,都希望他們能找到自己想要過的生活。我都不能一概而論,不排除其他地方有甚麼HAPPY CONER,但我覺得O CAMP學到甚麼,不只是籌委帶給新生,最重要是,新生自己要分析和學習,正如陳強你說你就學到「生存法則」吧。

  4. kin 說道:

    我覺得o camp是一個好的方法,讓各位freshman認識大家,透過一起做task﹑等車﹑晚上傾計的時間,大家可以互相了解。你可以說ocamp是迫着你去跟陌生人混熟,但我認為不應該因為某些大學所set的task,或者你曾經遇過不好的待遇,而否定它的存在價值。

    • chankeung 說道:

      有很多東西原意都是好的。但只要別人用了錯的方法,那就變成了壞事。原本刀是用來切生果的,你用來殺人就是不對。那我有沒有否定刀的存在價值?我覺得自己沒有,只是我想叫大家不要亂用刀。

      再說,O Camp給同學的好處,我個人認為不算太多,也不算很重要。能夠取代O Camp給予同樣好處的活動大概很多,況且O Camp也不可能是唯一讓Freshmen認識大家的方法。

      又再換句話說,不去O Camp的話,Freshmen也肯定會互相認識。大膽假設,我敢說「沒有去O Camp」對於大學生的生活和成長,應該沒有影響。

  5. Kt Chan 說道:

    我想,看完你的文字,將來若我能升上大學,一定不會去這些掛羊頭賣狗肉這些所謂讓新生互相認識的O camp。

  6. 李俊偉 說道:

    廚二玩法,適合被人玩慣既陳強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