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0814 非常後語

不知幾回,我跟身邊人說起自己是《壹周刊》「非常人語」的粉絲。

(上圖:我Facebook內的其中一張圖。)

有圖為證,3月時《號外》訪問了我,我已經覺得很榮幸,還在Facebook道出了:「下一個心願是上壹周刊的『非常人語』呀!」想不到過了不足半年,《壹周刊》的記者真的找上門來,我的確很興奮。

對於這個訪問,我的心理有幾個變化。

首先,我不是想抬高自己,但我是「非常人語」的忠實讀者,其實我知道自己的被訪資格是邊緣的。如果大家沒有追看,我隨便數數最近他們訪問過的幾人,只是說最近而已——離世前幾個月的司徒華先生、在緬甸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、幫司徒華先生治病的莫樹錦醫生、陳雲先生、國際關係著名學者沈旭輝先生、最近社運界火紅的金錢師黃洋達先生……

3月時,我是一時唔知醜才說出心願,那並非因為我覺得自己能夠和上面的那些人平起平坐,而是我認為在香港的人物專訪欄目中,「非常人語」的確是首屈一指好看的,因為記者做資料搜集很足,而且很花時間跟對象深入談天說地。

我說的不是訪問,而是聊天,因為只有讓別人像跟你聊天一樣,你才可能把別人的心給觀察得清清楚楚。

我做過很多訪問,也被很多人訪問過,我從沒遇過像《壹周刊》的記者般難纏又勤力的。事後我跟金錢師黃洋達聊過,他也說自己跟記者相處了四五天,而我也差不多。

所以我才說我想被他們訪問,不是因為我是誰,反而是因為他們對待訪問對象的專業,使我很想被他們難纏一次,看看記者能在四五天內問得出我什麼!

電郵一到,我即應承接受訪問,那是榮幸嘛;何況我一定是超幸運的才被記者選中,香港有那麼多有趣的人怎麼會選中我去訪問呢?就是好彩!但很快,心情又變,我竟然有點擔心起來。「他們會問什麼的呢?是不是會迫我去牆角呢?我可以拒絕答他們的問題嗎?他們會如傳聞中多狡猾呢?」當時我就不斷想起這些問題,但我很快就有解決方法——總之一切都說真話,大概就不會出事。

這也是別人常常問起我的:「你為何相信上來你節目的癲青?他們的說話你都相信?」「相信。在那連續數小時的錄音對話當中,如果他要欺騙我,我覺得是接近不可能的,會很易露出端倪。」

其實就有一次,有個癲青上來,跟我聊天,他在隱瞞一些東西而我不知道他在隱瞞;但我再問下去,他就不斷說大話,很快就被我看穿了,然後他向著我說要「暫停錄音」:「陳強,對不起,剛才我說了大話,因為有些內容是有關家人的,我不想說出街。」於是,我剪走了那一段。

根本不是我很厲害,能測謊,而是連續不斷的大話,是很難說的,除非你智商很高很高,而超級聰明的人不多。況且,如果我訪問了一個不斷說大話的超級聰明人,而我跟聽眾一直被欺騙,我也覺得是一集很特別很好的內容。

我對記者全說了真話,她問到的,我都說出來。她說要上我家看,我只是說:「我的家一點不美麗,很普通的男生屋企,請你不要拍照,我帶你和攝影師上來看看。」我就連信用卡月結單也給她看過了一遍,讓她知道我真的很少消費(我每個月只找幾百蚊信用卡的數)。

終於,訪問出街了,題目是CHANGE,我覺得有些內容不算中肯;但我認為,如果我覺得中肯,可能對於別人來說就不夠中肯,因為我只會活在自己的世界看自己。等如,從前的我總是覺得自己的聲音是一個模樣,怎麼當我做DJ時,聽回自己的聲音才知道,自己一直以來在別人耳中是如此的。因此,中肯不中肯,也不應該由我自己來說。

當然,有些地方不中肯,是因為版位有限,連記者都沒有篇幅去說清楚。但,又去到同一個問題了。我常常以為別人應該很明白我,很了解我幹一切事情的目的,因為只要一直留意我的說話,我的言行,就很易猜到我是怎麼樣的人!

可是,世上除了自己,還有誰會「一直留意我的說話,我的言行」呢?別人又不是陳強,也不陸家俊的老豆,看四頁有關你的「非常人語」已經是極限了吧!我怎麼可以要求別人再聽我娓娓道來?

記者把事情「簡化引述」,我相信她也衷心覺得這大概就是很多事情的「最詳細論述」了。

例如,「我行我素,公司團年飯、同事生日派對從不出席。參加公益金百萬行,起步禮後商台總經理陳靜嫻吹雞食早餐,他即離場。」其實「吹雞食早餐,即離場。」也只是發生過一次而已,而且我們都不知道總經理陳靜嫻根本有沒有介意過。說實在,這樣也介意就是小家了,我不覺得總經理會把這些事情放在眼內,但……若然這是小事一枚,那為何又要寫出來呢?當然,中間就發生了其他事情,有關到其他同事(而不是總經理)……也因為篇幅所限,不能隨便讓別人的名字拉上關係,所以,就這樣的寫出來,看起來就對別人有所不公了。

還有其他例子的,但不重要了,真的不重要了。

事實上,這個訪問,寫得非常好看,記者跟攝影記者非常專業。我每次被人訪問,都是被安排的:「你星期一三或者六有時間做訪問嗎?噢?你星期三下午不能嘛?但我的攝影師只有下午才有空……」這類型的對話非常尋常。但《壹周刊》的記者是怎樣的呢?「你說你會什麼時間會在那裡,我們就會準時來到。」

也有人跟我說:「其實寫得蠻像你啦!」
也有朋友看完私信我跟我說:「加油!支持你!」
也有讀者閱畢,電郵我:「我跟你很相似,而且你說得對,的確,唔愁兩餐,唔代表做人可以無目標(或夢想),hea住咁過 +oil ar」
也有大公司的負責人要求跟我跟黑紙見面……

四頁,數千字,就此認識我。

那是多少片面的我,只有我自己知道,而別人有多認識我,我已經不能強求。

(今期《壹周刊》Book A,在下星期三,即8月17日前,還買到。)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散文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3 Responses to 20110814 非常後語

  1. jillze 說道:

    呢句中 like :
    陳強的樣子不討好,無論說話態度有多誠懇,面上總是流露心高氣傲的神態。

    記者訪問,寫的東西都會有記者自己想寫的story. 不過我覺得佢寫得幾好,都算“忠於原著”,除了"記者想起自己還要供樓養家,你說做八十後多幸福。"這句比較無聊.

    人地認唔認識你唔緊要,最緊要你認識你自己。

  2. smilysmily2011 說道:

    如果單靠文字,單靠視覺,聲音。。。。就說認識一個人,那未免流於膚淺了!
    真正認識一個人,要經過千錘百鍊,有待時間的見證。

    雖然,我未必有足夠的時間去認識你,因此我選擇了先“信了”才去“認識”,
    寧願“過錯”,也不要“錯過”!

    我直覺相信:陸家俊,是我很小很小時認識的一位小朋友,同樣叫「家俊」的化身天使!

    P.S. 已很久很久没有買所謂的八卦雜誌,因你而破戒了。
    除了你說的細位有所偏差,但大前題没有走樣,没有以偏概全,一篇富有良心的報導,一讚!

  3. A! 說道:

    人沒夢想同條咸魚有咩分別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