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0228 黑色電郵

今天我們《黑紙》收到了一個電郵,這個電郵很有意思。一直以來我們不相信自己能走多遠,因為我們離開「走出香港」好似還有一條很長的彌敦道,可是我們收到了一封來自北京的電郵,滿是感動。當然,現在科技那麼發達,要發個電郵不難呀!可是,來自北京的電郵卻是用繁!體!字!當你認為當代科技很容易就把「簡轉繁」或「繁轉簡」,但我們三人留意著這些的細節,總是能夠看得見那人是不是有誠意。

以下是電郵內容,內容有部份被更改過,只為保留別人的私隱……

你們好!

我們是在北京的XXXX大學的幾個學生,希望借助黑紙的方式來出版自己的刊物。由於我們幾個想學習媒體的工作,但發現在學校裡的「刊物」寫不到自己東西,也不想跟他們抗爭了。所以我們想自己出版,但因為對象只是校內學生,無商業成份,看的人數也可能不多,所以資金和人手的問題令我們很難去做到。

後來去香港,在7-11看見到你們的《黑紙》(2月號),十分佩服你們一張紙的創作。我們想:如果用這樣的紙出版,我們就可以克服資金和人手的問題。這樣的想法給我們帶來一線的曙光。但我們不希望就這樣抄襲和剽竊你們出色的原創和意念,所以我們希望可以得到你們的批准,才去實現它。當然黑紙內容的形容絕對是不會抄襲的,我們只是希望借助「一張紙」的意念來出版一張刊物。我們非常願意在刊物中印有你們才是原創的字眼,我們也不介意你提出一些我們能力可及的要求。

我們知道我們並不能付出金錢上利益,也沒有什麼豐厚的回報,或許回報就只是為你們的微博加上了我們這幾個粉絲……但我們依然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我們的請求,謝謝。

對於這封電郵,我們有很多感想,而且也想借此表達一些我們的想法。

首先,很多人問過我們:「你們不怕被抄襲嗎?」我想我們要先釐清一下對於「抄襲」的定義,因為我知道很多人會說:「怎麼了?用一個文字做主題,寫短句,是你們創出來的嗎?不是的話,你臭屁什麼?」

要回應這個問題,你不用回答我,你自己在心裡問自己:「要不是你看見了《黑紙》,你會否因此而擁有了寫「類似短句」及「類似模式」的事情?」要是的話,那就必須承認你的意念是來自《黑紙》的了;要不是,那就沒所謂,而且我們也實在不能去控告你,所以你也沒有必要告訴我們答案,答案自知就夠。

幻想你是TVB的人,別人問起你林峯主演的《談情說案》有沒有抄襲過木村主演的《Mr. Brain》(這事和林峯及木村沒關,只是他們主演而已)?如果你認為沒有看過《Mr. Brain》而《談情說案》會是同一個模樣的話,我也無話可說。我們不能拿著一個一個鏡頭去作比,而且即使兩者很相似也可以被說成是「巧合」的。答案永遠在自己心,也在大家的心裡。

我記得出色創作組合Swing的Jerald說過類似的話:「如果我是聽了一首歌,因而被Inspired去寫了另一首歌,我一定會在歌曲的Credit中寫下出處的。」他未必可以給什麼錢,而且Inspired也沒說過可以收費,但他可以尊重。創作人已經是世上最窮的人了,為什麼要連尊重都騙走呢?

再回應「 你們不怕被抄襲嗎?」這個詢問。我們的答案永遠是:「半分不怕。」其實有什麼好抄呢?大家不要以為《黑紙》只是「寫幾句」的一回事。《黑紙》也從來不是三個人就完成得了。假如沒有出色的設計師Sunny一直幫忙,假如沒有真正的MV導演Eddie.Yo沒收分文去搞一系列的「黑片」(歡迎上YOUTUBE找來看),假如沒有拍攝封面的大師Bobby Sham出手,假如沒有數萬個《黑紙》讀者不只會買我們,而且還常常幫我們做宣傳……《黑紙》就真的只是一!張!紙!

你要抄嗎?你抄得了什麼?《黑紙》中的「黑句」(我們對那些短句的稱呼)只是《黑紙》的其中一部份,只是抄了這部份的話,其實你不能抄襲什麼。

入行初期,有同事和我說「有什麼橋也不要說出來呀!別人會抄的呀!」我從來沒有所謂!其實怎麼抄得了呢?《黑紙》都出了一年多!你要跟著做一張出來也可以,我們甚至很歡迎!

所以,我們決定要回信那幾個北京的同學,告訴他們喜歡借我們的模式的話,就拿去吧!原因有三:
(一)他們很有禮貌;
(二)他們竟然用了繁體字;
(三)他們在抄襲天堂——中國,而他們竟然會電郵來問,我們實在不應讓他們碰壁。

可是,我們也在此告訴其他看了《黑紙》又想借我們模式去做事的朋友,你們只要做好三件事,你們就可以隨便的創作:
(一)請在你的作品註明你的概念來自《黑紙》,最好也幫我們寫個網址(www.blackpaper.com.hk),方便大家查看;
(二)請你也電郵通知一下我們,讓我們知道有這回事;
(三)這是最重要的——請務必把句子寫得衷心的好!這才是創作的真意義!

雖然說到最後,我也會老土說出一句真心話:「可以的話,寫出自己的《黑紙》吧!那甚至不是一張紙!哪會是什麼呢?只有你自己知道吧!」

照片攝於2010年8月8日《史上最長時間黑紙簽書會》,那天我們由下午1時簽名直至深夜1點,一共12小時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黑紙, 散文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8 Responses to 20110228 黑色電郵

  1. Tony 說道:

    學生是國家的希望啊!

  2. 山中 說道:

    建議把《黑紙》做成creative common。

  3. Kengo 說道:

    林峰和木村都無關。《談情說案》也跟《Mr. Brain》無關,陳強和我無關。關門大吉。關門大拮。

  4. Heison 說道:

    林日曦加油!陳強加油!阿Bu加油!黑紙加油!!

  5. wing 說道:

    我身在广州,但系我都会继续麻烦我同学仔帮我买黑纸~支持你地!!!

  6. Didi 說道:

    很開心我因為中意黑紙,天天翻牆,睇到自己電腦熱熱的(其實好怕佢爆炸)
    很開心我因為中意黑紙,認識陳強,還認識了陳強的粉絲答應幫我郵寄黑紙
    很開心我因為中意黑紙,只逛七仔,就算步行很多條街找到的時候還是開心
    很開心我因為中意黑紙,會繼續儲,儲到有一日佢地突然話唔再出仍很回味

    我寫得出繁體,不是什么繁轉簡,簡轉繁,只是有一個很偉大很通用的輸入法,只要你識得用普通話的拼音直接輸入就可以打出繁體!

  7. Dev 說道:

    嘉言錄:「如果你不能查出你學生是抄來的,你就不能說他是抄來的。你的學生並沒有義務去證明他不是抄來,這是羅馬法的精神;文明與野蠻的分際,就是這麼細微的差別上。」-《莫須有與想當然》陳之藩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