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0205 第一稿:性上癮援交癲青阿Fi

這個稿寫得比較長,這是第一稿,應該有不少錯漏的,請包含,不是,請包涵!(我知道這個Gag不好笑,但我真的想了就寫,也就算了!哈。)


左至右:我、癲青Graze及癲青威廉在廣州沙面,我的屁股還引來了一頭肥貓呀,真想放個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性上癮援交癲青阿Fi
「當我想當街被人強姦,我知驚了。」
(《你睇我唔到》2009年6月2日)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讀大學期間,曾經讀過一個學期有關電影與心理的課程,這個課程最好讀的地方是——整個學期都不一定要出席課堂,只要在最後交一份論文,而那份論文及格即可。我寫的當然合格,可是只拿了個B,我還是有點不滿意。那份論文內,我寫的是1996年美國電影《Primal Fear》(港譯:一級恐懼)男主角Aaron Stampler(Edward Norton演)究竟有沒有多重人格障礙?

因為戲內的最大懸疑在於那個表面上似是多重人格障礙的Aaron,會不會只是為了脫罪(他涉嫌一級謀殺)去裝作患有此病?而那時我用心理學中「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」內的定義去證明Aaron有此病,再推測結局時的那個Aaron根本已經被自己的其中一種人格吞噬了。

前援交少女阿Fi當然沒可能有多重人格障礙,因為這病其中最重要的成因與童年創傷有密切相關,尤其是性侵害。阿Fi童年時沒被強暴過,雖然她很想這事發生。「我第一次想到有關性,大慨6歲那時,剛入小學,常常幻想自己會被人強姦。」現時已經二十頭的阿Fi憶述。

阿Fi是個樣貌端好,很會打扮的少女,她告訴過我,她現在有時還是看見高跟鞋就忍不住手要買,忍不住腳要穿。她的性格,我覺得一直以來應該沒大變,至於人格,又有沒有因為自己當援交而改變過?

她那麼早熟,我猜和家庭教育有關?「我的家人從不談及性的,所以我覺得這是天生的。」可是,她的很多知識還是從爸爸身上獲得。「有一次,我看見爸爸打開抽屜,發現他好像收了一些咸帶。我記住了他放鎖匙的地方,10開始我就偷睇爸爸的咸帶。」男生都會經歷過吧?只是我想不到會和女生有此共鳴。「常常希望家人不在家,那麼我就可以去看咸片了。」家人出街後,還要做好家人突然回家的準備啊!

「我是全級最早拍拖的人。和我拍拖的是個來港Exchange的17歲意大利男生!見到鬼仔就覺得好靚仔。未拍拖前就已經幻想和他KISS……」拍拖前就幻想在床上的事?「行街睇戲食飯這類事情也會幻想的,但是拍拖後才幻想吧。」大家看來這是倒轉的,對阿Fi來說這是最自然的思路。

「拍拖兩個禮拜就KISS,再過一個禮拜就上了他的屋企。那時鬼仔寄宿的家沒有人。」那時的阿Fi其實只有14歲,大家一定覺得她年紀很少,和她發生性行為更加是犯法,但請記得她6歲就性幻想,她足足等了8年。「未做愛之前,比較驚,因為怕和自己幻想的不同。」

鬼仔犯法了。「第一次,很痛,但我很享受。」若然這件事要像電影《Primal Fear》一樣告上法庭,鬼仔可以用「阿Fi有性上癮病」來開脫嗎?

「我每一天放學,就會上他的屋企做愛。」阿Fi那時已經迷戀性愛。「每天上學就想著放學,像追看劇集的心情。」最後這段情隨著意大利男生回去意大利終結,同時表示要起訴他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就很麻煩了。

「分手後,我就上討論區,然後PM(私信)別人。交換ICQ,再約出來見面。當時我才15歲。」香港人都愛以偏概全,像從前的我,讀到這裡就猜阿Fi一定是壞學生,成績不會好到哪裡去,想斷定這個女孩沒人格!「我功課好好的。也沒有人發現過我當過援交。」如果從前的我認識學校內的她,也一定以貌取人的覺得她不會是援交少女。「家人教我,裡面有什麼問題,自己知道就算,出來一定要好好睇睇。」有人格沒人格還是多重人格都不重要,考試最好全都合格。

15歲時的阿Fi,專挑一些18、19歲的男生來結識。那麼他們都是一見面就上床嗎?「喜歡的話,就不會那麼快上床。不喜歡的話,就即日上床好了。」如果男生是可愛的,就要慢慢接觸,怕嚇走別人;如果男生不可愛,就速戰速決好了!這可不是傻傻的道理呀!

那麼阿Fi當時找到真正喜歡的男友嗎?「有試過做完一次就當我女朋友的。但可是我反而會回應『SORRY呀!我還不想拍拖。』」原來性上癮病的特徵,包括「需要和不同的人發生關係,不斷轉,而不是和同一個人不斷做」。

大家喜歡慶祝自己18歲生日,認為自己終於長大成人,但阿Fi在意的是16歲。「既然都要和人做,又到了合法年齡,不如我收錢幹吧!」

那麼阿Fi是如何揀第一個客人的呢?「我揀他,那是因為他原本一直在紐西蘭工作,回來香港只工幹三個月,不用留尾。我覺得我一輩子都不會去紐西蘭。」阿Fi當時很大膽,唯一怕的是被退貨。「交易後,他回到紐西蘭工作,他有再打給我,但我已經沒有再聽了。」專業的她不想把工作和感覺混在一起。

阿Fi就此展開了3年的援交歲月。

說到這裡,我必須回到文章的最初。根據電影,殺了人的話,不一定要坐監,只要你證實自己有病。現實是,「當援交少女」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經是死罪。Aaron有「多重人格障礙」就沒有罪,「當援交」就是有罪又沒有人格?

「在那3年期間,我是有拍拖的。」她曾經為了自己的男友停止當援交兩個月。「只停了個多兩個月。然後我又再去找客了。因此我覺得自己是有病的。」

其實阿Fi很適合當援交,更適合當社工或護士。「最深刻的客人,是個有先天性缺憾,類似小兒麻痺症的病人。每次接客前,我會要求客人給相片我看。我看見他是有缺憾的,但又不想HURT他。最後我也出去了。」

我覺得這是其中一個最動人的故事。「其實他是做IT的,寫Program的,也很會寫文章。」又是誰人覺得才俊不會去找援交呢?「他完事和我說:『我知道你都唔會好想同我做,頭先真係唔好意思。』」更令人驚喜的,是阿Fi原來沒有一點難受,只要「那位客人開心就好了」。這樣的服務態度,不要說是床上,世上也難尋。

那時的阿Fi還未會考,已經又上學又上床,忙死了!「很多時,我都是WEEKEND做的。星期五深夜才出去,星期一至四就乖乖的溫習。」會考的STUDY LEAVE不就是她的接客高峰期?「會考時的STUDY LEAVE就早上溫習,晚上去做援交。」真的不覺得辛苦嗎?「我覺得很充實。」會考考得OK嗎?「21分。」我不想加評語,任何的評語都會帶來偏差。

賺到錢嗎?「賺到。一天最多接十個客人,通宵的接客。由晚上做到早上,很累,但我又很ENJOY。」好像一個接一個,很趕的,這是阿Fi那個心理病的嚴重之處,越難以接受的密集性愛,她越愛。「發展下去,我就接Group Sex的Party了。第一次6男2女。參與的人全都不認識。」參加的都是比較富有的。因為阿Fi要去他們的Apartment做的,或者他們的House,她憶述起來,全都很大很美。

最失控的一天終於來了!「我開了一個價錢,在網上問大家想不想強姦我?只要給了那個錢,做什麼都可以的。」最後她接了一個客人,客人把她「雙方同意地」強姦了,可是連她自己都知道,雙方同意地強姦,就不是強姦了。「我感覺到自己如此下去,我即將會在街上突然脫衣服,讓別人強姦自己。我開始驚了。」都說讀書好有用,她還認識Sexaholic這個英文字,上網找有關資料醫自己。

「我去了外國的一個討論區,那是專門給對事物Obessed的人上去討論的,什麼人都有。有的人甚至對鉛筆Obessed,即是用鉛筆來達到性高潮。而我在那裡反而認識到香港的人。」從此,阿Fi約了其他病患者出來聊天。她們有的跟阿Fi差不多大,三四十歲都有,多數是女生。

一個如此影響深遠,能讓阿Fi幾歲就性幻想的病,就因為一班同路人治癒了她!「後來我和她們聊得多,她們支持我,我就戒掉了那些念頭。」怎麼做得到?「那時,每次我有那些念頭,就打電話給她們,她們就會提醒我進洗手間洗個面,我就定下來了。」現在還需要嗎?「現在我不需要打給別人了,現在別人打給我,我來提醒別人。」

我不想給大家答案,因為給答案,就是抹殺思考。就像通識科,我從不相信那是沒有標準答案的,因此我支持廢除此科。雖然《Primal Fear》只是一套電影,但她說明了「有人犯了無可原諒的錯,原來我們都可以原諒的」,因為Aaron可能有病,可能他有苦衷(但還是不代表他可以殺人)。

我記得我每次在電台說起阿Fi的故事,我都不斷提醒大家阿Fi是真正的「身」不由已。其實我覺得自己就像《Primal Fear》內的辯方律師(Richard Gere演),為了要幫阿Fi脫罪,我要證明她是患有「性上癮病」的。究竟她是不是真有其病,沒有人知道,但我說到最後,其實我覺得不重要。

「令到別人失望,是一件很心痛的事。」大阿Fi十年的姐姐有一天這樣跟她說。「我從沒跟任何人說過自己當援交的事,但我覺得姐姐猜到。」今天的阿Fi一點沒令大家失望。「我不再援交那天起,就不斷跟其他認識的援交妹妹作輔導,勸她們離開。」成功嗎?「目前為止有八至十個女孩因此就沒有做了!」其餘時間呢?「我把儲起來的錢,拿去交學費,現在回去讀書了。」

就如當日我寫論文的結論,我說Aaron一定已經被自己的其中一種人格吞噬了,他或許從前是單純的,但後來的單純是裝出來的。無論阿Fi有沒有病,無論阿Fi有沒有當過援交少女,她都是有人格的,只是一直被性佔據了自己,現在她的思想終於可以吞噬了自己的性慾。

 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你睇我唔到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12 Responses to 20110205 第一稿:性上癮援交癲青阿Fi

  1. magnifik 說道:

    thought provoking, keep this up!

  2. DARK 說道:

    謝謝你的心機及努力
    讓更多的人知道及了解, 體諒與包容…

  3. BlackTa 說道:

    繼續努力,繼續寫,繼續支持。
    而家已期待下一個故事啦。

  4. dada 說道:

    期待你的第二稿,第三稿,第四稿……期待到你出書!
    你繼續努力,我繼續支持!:)

  5. selina 說道:

    “她都是有人格的"

    um,而人格是得尊重的.
    可以的話 be non-judgmental or less judgmental,因為世上無絕對.

  6. Ray 說道:

    寫得好好!繼續支持!!!加油啊!

  7. 周海澄 說道:

    “10開始我就偷睇爸爸的咸帶"->"10歲"
    “回來香港只工幹三個月" -> “公幹"

    另,英文大細階不consistent。

  8. 锅蒸之鱼 說道:

    我最欣赏这句话:“我不想給大家答案,因為給答案,就是抹殺思考。”其实阿Fi的事情每个人身上都有,不一定是性而已。在某个特殊的时候,vice的present value就会高过virtue,不过有很多种willpower tactics来控制自己。我记得之前李敖说的“常”与“变”应该也是这个意思。

  9. rem 說道:

    chankeung 你真是一個大好人阿..那有一個出書的人會把自己的犒公開給別人閱覽? 不怕沒讀者購買嗎 ? 然而你就是多麼的無私阿 …

  10. 沙拉 說道:

    寫得還不錯啊,讓人自然地一看到尾。
    俐落不冗長,喜歡: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